dahliax

写文自萌,更新随缘。GGAD,希望他们在每一个平行世界里尽情相爱。常驻AO3,户名同,所有文都在上面发表过。
此号为欧美圈专用。

【GGAD】隐秘玫瑰13

架空历史向AU,双王子梗,战败质子梗。

原创人物超多预警,人物OOC预警。

从此隔山跨海,山海不可平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     不来梅(注1)的港口迎来了新的一天,许多货船正待扬帆起航,许多水手打扮的人在忙忙碌碌着。有一行人却显得有些格格不入,他们一共七人,若从着装上看应该是商人。有一位气质高贵的看起来像商队领队的人物,一直用黑色的斗篷将自己的脸牢牢遮住,还有一位看起来比较年轻的少年一直紧紧跟着那一位“黑斗篷”,两人偶尔会凑在一起低声交谈。剩余的五名商人却是身材高大壮硕,好像是雇佣军一般,若定睛细看,那些筋脉凸起的手臂上还纹有刺青,与其说是商人,还不如说是保镖与打手更合适些。

      一艘即将横跨北海、穿越多佛尔海峡的货船马上要出发了,水手们已经将船帆升起来了,巨大的白色船帆在桅杆上迎着风抖动着。一阵整齐却刺耳的脚步声突然响起,那是日耳曼人的护城卫兵队,魁梧的卫兵队长当即发出了阻止一切船只离港的指令,他表示这是来自于纽蒙迦德堡领主大人的命令,有一位贵客被居心叵测之徒从堡内掳走,现责令所有兵力都在全力搜救中。就在这列卫兵与水手们交谈的时候,那一队看起来本来预备登船的奇怪“商队”迅速无声无息地离开了港口,仿佛从来没有出现过一般。

     “尊敬的安德森阁下,听说您有办法可以让我们离开港口,所以我前来拜托您。”奥利弗彬彬有礼地对着不来梅本地最大的黑帮头目安德森请求道。男子看起来四十多岁的模样,脸上最醒目的是一道贯穿右眼的伤疤,这让他看起来显得有些狰狞。安德森对着身边的小喽啰耳语了几句,那名看起来只有十几岁的男孩语气粗鲁地大声说道:“我们老大说了,叫你们那位尊贵的主人亲自来谈,这是最起码的礼貌,如果不愿意的话,那就找别人吧。”奥利弗还想再说些什么,却被不怎客气地打断了,然后他就被请了出去。

     “没关系,我亲自去和他谈。”阿不思看着奥利弗脸上露出沮丧的表情,又继续宽慰他道:“如今我们在人家的地盘,又是有求于人,自然要按照他们的规矩来。”阿不思拉起斗篷,将自己的脸严严实实地捂住后,快步穿过窄巷,走进了一扇不怎么起眼的石门里。

      安德森眯起眼来盯着门口走进来的人,眼神里带着一丝轻蔑与不屑。他看见来人是一副少年人的纤细身材,却紧裹着黑色的斗篷,便粗声地笑道:“我猜你一定和我一样脸上有疤吧,怎么,见不得人吗?” “你好,安德森阁下,我的名字是奥德里奇·格罗夫纳。”疤脸的黑帮头目眼见黑色的斗篷被轻轻地掀了下来,先露出了一头鲜艳如火般的红发,然后是一张平静的白皙面容,安德森不由得眼神一亮,然后他笑得愈加的不怀好意起来:“真是可惜了,你的脸比女人还好看呢!难怪要遮起来!”阿不思微微笑了一下,声音依旧不疾不徐:“多谢阁下夸奖,那恕我就开门见山了,请问送我们离港需要多少?”安德森冷冷地哼了一声,他盯着阿不思的眼睛饶有意味地说道:“我猜,你就是外面那些兵在找的人吧?他们说你是被掳走的,我看你倒是像自己逃出来的!这生意我可做不了!”说完这句话后,安德森他看见这位俊美的少年依旧用古水无波般的眼神看着自己,然后镇定自若地开口说道:“阁下非常的聪明。这里有两种选择,我付给你两百枚金币,用你的方法,送我们离开,没有人会知道;或者我就在里吸引卫兵前来‘救’我,毕竟我是被人‘掳走'的,到时候你也脱不了干系,还请阁下慎重考虑一下。”阿不思的语气温和,仿佛在赞美对方一般。疤脸头目嗤笑了一声,摸了摸自己下巴上的胡茬:“没想到你年纪轻轻,胆子倒是不小,敢在我的地盘威胁起我来了?有意思,哈哈哈,小子,我告诉你,两百个金币不够,我要四百个!四百个就送你们离开,怎么样?”“多谢阁下,就四百枚。我们今晚就要走,可以吗?”安德森点了点头,转头与一旁的小喽啰吩咐了几句。

      夜色深沉如海,阿不思远眺着渐渐消失的港口,海风将他的卷发吹得凌乱不堪,他竟没有伸出手来整理一下自己的仪容,他的脸上看不出明显的表情,下意识地用手掌隔着布料抚摸着胸口,那里显现出一个挂坠的形状。身旁的奥利弗看出来他的殿下心情低落,他起初以为他是担忧邓布利多国王的身体而忧心忡忡,又慢慢觉得他那副沉默寡言、眼角发红的模样似乎又带着某种依依不舍的味道。男仆是非常聪明的人,他什么也没有问,只是默默地给阿不思披上了一件斗篷,心里暗自祈祷他们一行人可以尽快地顺利返回故国。

      翌日的凌晨,坎特伯雷大主教托马斯·克莱曼从睡梦中被惊醒,正要发作,他的仆从立即告诉他一个不幸的消息:国王陛下病危,请他速速赶至宫中待命。克莱曼一下子从迷糊中清醒了,眼睛闪烁着精光,他立即叫来一个贴身小仆,吩咐他立即放出信鸽传话给威塞克斯公爵,告诉他尽快带兵赶来,机不可失,失不再来。

      大主教克莱曼赶至国王后宫寝殿的时候,艾伯特·邓布利多国王已经奄奄一息,虚弱地连话也说不出来。克莱曼披着华丽庄重的圣袍,一脸凝重地吩咐下仆道:“赶快去准备圣膏油。”

      病入沉疴的国王望着绣着金丝玫瑰图案的丝绒帷帐顶部,渐渐地失去意识,双眸慢慢地合拢,一行浑浊的泪水从眼角滑落,他知道生命力已开始从他体内抽离,他是见不到他心心念念的长子了。“我用油涂你,因圣父,圣子及圣神之名,阿门。”大主教将圣油抹在邓布利多国王的额前,国王在这一段临终祷告词结束前,就永远地合上了双眼。克莱曼确认国王已薨毙后,立即吩咐所有仆从们不可泄露这个消息,秘不发丧,直到威塞克斯公爵埃德加赶到。

      海上骤起狂风,暴雨倾盆,海上的船只犹如破败的树叶一般在海面上下起伏摇摆,很多水手在甲板上对着天空祈祷着。船舱里的阿不思突然一阵头痛欲裂,他听着外面发怒般惊吼的海浪声,心里不祥的预感渐渐越来越强烈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注1:不来梅的港口,文中私设它是与纽蒙迦德堡最近的港口。

       我大概就是为了这一封信才买的这一整本书吧……

立个小目标

       希望今年尽快把现有的坑都填完,但凡开了坑的绝对不会半途而废。

       然后我可能要爬回古风圈一阵了,写些原创之类的,当然也不用这个号,总之有这个计划。

HK

      上一次提起要扩写特工AU那篇的脑洞,突然想起英国与HK千丝万缕的联系,再说HK因为历史与法律的原因,是世界三大间谍之都之一,没比它更合适作为故事背景的城市了。比起写其他国外陌生的城市,写HK应该更加得心应手些。

       加上我对于九龙城寨超级好奇,尽管HK政府早在1993年就拆除了它。先参考下纪录片先~~~

休息一下吧

       话说原来我也在微博超话里尝试发过文,结果完完全全没有人看(╥﹏╥),但是微博不会被秒ping(⊙o⊙),那🔗现在还幸存着。

       所以后来想想,微博还是适合聊天刷CP刷各种乱七八糟的吧(˶‾᷄ ⁻̫ ‾᷅˵),遂放弃。

       休息几天,看看小甜文先(>﹏<)

        

【GGad】苍穹17

架空军事向AU,飞行员梗。

年龄设定上,GG是ad的生父的战友,比ad年长20岁。

人物OOC,OOC,OOC预警,年龄操作,不接受的请勿点击,谢谢。

评论请慎言,谢谢。

请某网自行搜索,感谢。

Firmament 17


 


尘归尘,土归土

      阿不思·邓布利多,最后拥有的曾属于盖勒特·格林德沃的东西,老魔杖与他的心,都已经随他入土,尘埃落定。

老头们的爱情最是美味

我无论和谁聊起GGAD,都是孜孜不倦,废寝忘食。文字加图片,恨不能码一篇万字论文。

为什么这么好磕,都是玻璃渣,我还吞的甘之如饴。

感谢不同圈的好基友们听我啰嗦,聊脑洞,么么哒,爱你们。

哪吒超A

哪吒补完!国漫威武!好帅啊啊啊啊啊啊!

我心好痒,有点想磕,混天绫真是好物件,对不起我脑补了奇怪的。

吃粮让我愉悦

七夕节,坐等各个坑的太太们投喂,好幸福⁄(⁄ ⁄ ⁄ω⁄ ⁄ ⁄)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