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ahliax

写文自萌,更新随缘。GGAD,希望他们在每一个平行世界里尽情相爱。常驻AO3,户名同,所有文都在上面发表过。
此号为欧美圈专用。

【GGad】苍穹13

架空军事向AU,飞行员梗。

年龄设定上,GG是ad的生父的战友,比ad年长20岁。

人物OOC,OOC,OOC预警,年龄操作,不接受的请勿点击,谢谢。

难得可以直接发文,我好开心,当然AO3上也有发表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   “关于飞行器的发展历史,我们上几堂课已经做了详细的介绍,有哪位同学可以简要复述一遍?”发声的竟然是一位女教师,在威斯科夫这种教职人员与学生几乎全员男性的学校里,实属罕见。女教师阿德莱德态度自信坦然,尽管她已年过半百,一头花白的卷发却打理得体,浅灰色的套装很能衬托出她的气质。    

      讲台下面一片寂静无声,阿德莱德明白暂时不会有人主动站起来回答问题,她目光扫向后排靠窗角落的位置,一双蓝色的美丽的眼睛,一头火红的卷发。“邓布利多,来回答一下好吗?”阿德莱德笑盈盈地点名道,女教师知道她一定可以得到令人满意的完美回答。通过一个月的相处后,不止阿德莱德一位,其余的讲师或者教官都知道二班的邓布利多是位好学生,尽管他并不会主动地去表现自己,但是有一句名言怎么说来着,就是“闪光的东西并不一定是金子,但是是金子总会发光的”。    

       十六七岁的少年们大约是到了躁动的年纪,威斯科夫的类军事化管理让这其中许多人觉得枯燥不堪,除了月底“飞行假期”以外,一般自然周只休息周日这一天,许多人一定会去学校附近的雷根斯镇上找乐子。    

       雷根斯镇地方不大,离学校步行大约只要十五分钟的路程,因为盛产美酒,所以小酒馆遍布小镇的各个角落,对于这一群荷尔蒙旺盛又无处发泄的青少年们而言,的确是个打发闲暇时间的好去处。飞行员在飞行时间里是需要严格遵守禁酒规定的,许多学员想趁着还没有上机操作的这段时间里,好好地放松下自己。   

       比尔森酒吧在周日的时候总是聚集了很多威斯科夫的男学员,不仅仅因为这里的黑啤价格公道,还提供简单的小食,最主要的原因应该是镇上学校里的女生们有时候也会在此聚会。酒吧的老板是一位风姿绰约的寡妇,年轻时候一定也是一位美人,岁月在她的眼角留下少许细纹,却令她愈加风情万种。    

       阿不思其实从来不愿意去酒吧这种嘈杂的地方,他为了不显得自己与所有人完全格格不入,在埃维森斯的怂恿下,和他结伴来到比尔森酒吧。那正是周日晚上七点半,他们两个一推门而入,立即引来了全场的目光。    

       两个长相好看的男孩子,一个一头红色卷发,眼神沉静气质端正,一个一头淡金色头发,笑容灿烂神情活泼,是很难不引人注目的。角落里却飘来一句不和谐的冷哼声:“呦,那不是二班的优等生大少爷吗?奇了怪了,也会来这种平民来的地方找乐子吗?”埃维森斯抬起脸来瞥了一眼角落里,认出似乎是几个四班的学生,他拍拍阿不思的肩膀说道:“阴阳怪气的,别理他们。”阿不思淡淡地笑了笑,表示自己并不介意,两人找了个酒吧不显眼的角落里坐下来,一位年轻的女侍应立即上前笑着招呼他们道:“小帅哥们,要点些什么?”“两杯黑啤,谢谢!”埃维森斯熟门熟路地点单。阿不思想起格林德沃似乎很介意他在外面喝酒,于是立即拒绝道:“我不会喝酒,可以点别的吗?”埃维森斯惊讶地看着阿不思:“这里可是酒吧,阿不思,你不喝酒的话,就只能干坐着了啊!”女侍应眨了眨眼睛,提议道:“那就一杯黑啤一杯果汁!”埃维森斯看着阿不思调笑道:“在酒吧里喝果汁的人大概也就你了,阿不思你可真是个乖孩子!”阿不思刚想回应几句,看见有两位少年向他们走来,是同班的鲍尔与巴泽尔,鲍尔是埃维森斯的室友,他们三个从开学起一直扎推一起玩。他们挨着埃维森斯身边坐下,嘻嘻哈哈地朝着他说道:“让‘恶魔’老头知道你把我们班的好学生拐带到这种地方来,你可死定了!”“少在那里胡说八道了,什么叫拐带?阿不思自己愿意来的,对吧?”埃维森斯看着阿不思求证道,几个人一边打趣一边聊天,鲍尔与巴泽尔笑点都很低,谈话间时不时爆发出阵阵欢笑声。    

       “哎哎,埃维,你有没有觉得那边三个女孩儿在看我啊?”巴泽尔用胳膊肘捅了捅埃维森斯兴奋地说道,埃维森斯顺着巴泽尔目光的方向望去,然后拍了拍他的肩膀,用略带遗憾的口吻说道:“抱歉,我觉得她们都在看我和阿不思嘛,对你一点兴趣也没有。”“埃维,你可真不要脸。鲍尔,你去找她们搭个话如何?”巴泽尔转向鲍尔提议道,结果鲍尔一脸嫌弃地答道:“要去你自己去,又不是在看我!”最后的结果自然是两个人扭扭捏捏地一起去找女孩们搭讪了,埃维森斯却仍然坐在酒桌旁。   

       阿不思有些诧异地问道:“你不去吗?”埃维森斯咧了咧嘴角,“我为什么要去?再说要是我去了,就没有他们的份了,还是算了吧,巴泽尔会恨我的。”阿不思微笑了下便不做声了,拿起手中的果汁喝了一口,他又听见埃维森斯愉快地补充道:“再说,我觉得坐在这里更开心一点。”

评论(25)

热度(36)